跳到内容

香港交易所绿色及可持续发展金融主管许淑娴

香港上市公司近年开始受到环境、社会及管治(ESG)评级机的评分,不少公司对于差强人意的评级大感意外。要在这方面作出改善,公司必须先ESG评级,并明白评级如何影响其投资者。

--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香交易所)去年底修订《上市规则》条文,就ESG事宜推出新的强制披露规定,条文已于今年71日生效。这些加强ESG汇报的规定实后,ESG评级机将可取得更多公资料对上市公进行评分,上市公也会因而在ESG被评级。

未有委讬而获得ESG评级,部分公的反应是「惊」多于「喜」。有些公司高层对于自己公司的评级低于同业甚为意外,不明所以,亦不确定要怎样做才能提高评级。

其实不论对发行人或是投资者来说这都是学习及发展步的过程今天愈来愈多资产拥有人资产管理者以及投资者,都会在其投资策略中加入ESG表现的考量。

香港有2,50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一些规模相对较小、投资者构成以本地投资者为主,这类公司很多都从未在非主动委讬下接受过第三方评级。他都还在学习如何面对、接受和拥抱各类ESG指标,便要被机构按这些指标分析评估,难令这类上市公司感到无所适从。

有鉴于此,香港交易所推出了一个简称「STAGE的新一代ESG平台,旨在为发行人及投者提供更多有关绿色及可持续发展金的资及指引提升资讯透明度,协助市场更快适应社会责任投资愈益盛行的环球趋势。

在这个大趋势下,投资管理人对ESG资讯的需求将越来越大,未来ESG评级也将会成为投资者关系的重要一环,因此企业必须能够提供可靠、量及可比的ESG数据。上市公司必须了解ESG评级,以及有关评级对其投资者及其他持份者的意义。

 

可靠的数据

大部分上市公的最大疑都是:评级机会如何作出ESG评级?答评级机一般会透过查阅公资料及问卷调查以评估上市公ESG表现。公开披资料包的年报、ESG、相关政及非牟的数库、新公告及媒来源。

上市公要提升ESG表现,必须先确提供了可准反映其业ESG影响方面的可靠数。香交易所的新ESG规则便提供了一个基础起步点,例如由强规定要说明董事会在ESG事宜方面的考因素的董事会声明对公有影或可有影的重大气题、目标以至须披露(不遵守解释)所有社会KPI关键绩效指标等。

符合国最佳常规的公司,须跟从国ESG汇报标准。然而,现时ESG汇报的其中一个最大难,就是汇报框架及标准种类太繁多。有框架及标准包括全球报告倡议 GRI、气候相关财务披露工作小组TCFD及永续会计准则委员会SASB)。部分公仅使用一个框架,亦有部分公因不同原因或因应不同业而采用一个或多个框架。另外ESG评级机构在进行ESG评估时所采用的指标、方法及比重又往往各不相同,同时又有些机构只专攻特定行业或个别的ESG

对于刚开ESG的香港中小企来说,着手入门探索时也许就像摸黑探路般困难。而香港交易所设立的ESG及绿门户平台「STAGE,则可成为企业的入门平台为公提供有提升ESG表现的资讯。

一个结完整且经过深思熟虑ESG汇报方式有助辨别个别业的长短处,亦有助发并减低ESG。公在制定业时,若能贯彻ESG原则,一旦碰上突如其来的转变亦可更灵应对。

举例来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市运作,有些公便比以前更仔细检查供应链,以确模式稳及可持发展。这种在供应链管上融入ESG因素便是良好业ESG工作的重要一环,几乎适用于所有业

 

积极参与,互动沟通

上市公ESG 已是投者在作出投资决策时会考虑的重要因素,主要因为愈来愈多机了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PRI)。PRI是一个致力推广ESG元素融入投的组织,现时参与机超过3,000家,管合计超过100万亿美元。对于上市公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若能处理好公司的ESG,便可提高其ESG评分,从而提升其投力。负责任的经理在作出投决策前,都会查看评级机给上市公ESG评级。大型的全更可会主动要求评级机就其投组合中的公司又或有意投的公作出ESG评分。

因此,上市公宜多与机者及其他主要持份者沟,深入了解他重视企业ESG哪些方面的表现、哪些是公需要改的地方。公亦应尽量披ESG的具内容采取哪些措以求提升表现等。

评级机经常会向上市公发出问卷,收集有ESG标准及表现的额外资料。我参与。除此以外亦可采取主动自行直评级机,以进一步了解评分背后的准则及比重,针对自己的求进

总括而言若想不断提升ESG方面的表现提供可信、可量及可比的数重要,但与投者及评级机动、加深相互暸才是关键所在。

 

坐言起行

最重要是坐言起行及新发行人应着手与投者及评级机开展互,待慢后,再逐ESG露、提升评级。进程中的资料应该好好记录和备份,并与市和持份者分享披,彰公司致力发展可持发展业的决心。

公司业一旦融入ESG后,自自然然就会发现,原来不论是投者、分析员或其他持份者都很乐意提供协助和配合。香交易所当然也是一众发人最可信的伙伴和支这个自不待言!

 

Credit: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in HKEJ; on 26 Augus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