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2019生物科技峰会主题演讲摘要--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 李小加

更新日期: 2019年9月18日

 

尊敬的林郑月娥特首、史美伦主席、各位嘉宾:

 

早上好。非常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的第二届香港交易所生物科技峰会。今天,在这里看到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济济一堂,共同分享生物科技方面的前沿发展,我特别高兴,因为这不但说明了生物科技行业在全球的意义有多么重大,也从某个侧面说明了我们香港很有希望成为未来的生物科技中心,说明了香港生物科技的生态系统正在慢慢形成。我们今天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精彩的演讲和专题小组讨论,待会儿上午我也会主持一个关于新技术如何赋能生物医疗行业的小组讨论。我相信,全球生物科技界和金融界最聪明的大脑在这里一定可以碰撞出精彩的思维火花。

我们今天的峰会有三个关键字:生物科技,投资和香港。这三个词每个都很重要,但是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一年多前,我们推出了香港市场近25年来最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其中包括在《上市规则》中新增一个章节允许尚无营业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来香港上市。就是这次改革第一次把生物科技、投资和香港这三个关键字联系在了一起:生物科技企业的发展普遍面临研发和审批周期长、资金需求大的巨大挑战,香港希望发挥资本市场的优势,为它们雪中送炭,推动生物科技行业的大发展为全人类造福,也为投资者提供新的投资机遇。

不久前,我们刚刚迎来了上市新规的一岁生日,在这里,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香港过去一年生物科技上市方面的好消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香港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上市中心,一共有10家生物科技公司来港发行新股,合计融资330亿港元,其中包括没有营业收入的7 家通过新上市章节融资,还有10多家生物科技公司已经递交了IPO申请,更多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准备来港上市。借此机会,我想代表香港交易所向大家道一声诚挚的感谢,因为有你们的大力支持和辛勤工作,我们才能在短短的一年中取得这样的成绩。

当然,报完了喜咱们也不得不说一说忧。大家都知道,最近随着中美经贸摩擦的不断升级,国际政治局势越来越两极化,狭隘的民粹主义精神开始在各国抬头,这些都增加了国际资本市场的悲观预期和不确定性。相信在座的各位这些天可能都和我一样,在默默地祈祷中美这两个大国千万不要「离婚」,因为我们都知道:合作才能共赢,这两个大国的「离婚」注定会带来两败俱伤,没有人能够从中受益。

这一点在生物科技行业体现得格外淋漓尽致:因为生物科技是一个利用全人类的共性来造福全人类的行业,生物科技不应该有国界,更不应该有政治的标签。

无论我们来自亚洲、欧洲,还是来自非洲或美洲,我们都拥有同样的人类祖先、同样的生理构造。全球生物科技界早就清醒地意识到:一枝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孤芳自赏和互相排斥是愚蠢的,只有取长补短、互通有无才能加速发展。

今天,我们之所以能够相会于此,也正是因为我们都相信:

 

  • 生物科技不应该有国界;
  • 投资生物科技有益于为全人类谋福祉,不应该因为政治受到限制;
  • 香港可以为推动全球生物科技行业的发展发挥独特的作用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很快将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这也是全球其他许多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如何制定医疗政策、如何为医药研发提供融资和发展支援对于各个国家的发展来说都变得至关重要。东方之珠的香港,同时深受东西方文化的影响,一向是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梁,完全有条件成为孕育生物科技创新的摇篮,加快全球生物医药的创新,帮助解决人类共同关注的健康问题。

 

为什么生物科技不应该有国界?

今天,由于各个国家生物医药的监管法规以及融资条件还有很大差异,全球生物科技行业的发展仍然存在国界之限。但是,我们认为没有理由继续维持这种现状:因为,无论我们的种族是什么,信仰什么宗教,无论我们来自哪里,意识形态有什么不同,我们对于健康的追求都是一样的。

作为人类,我们拥有共同的梦想:我们都希望身体健康、孩子茁壮成长,我们都希望患病时能够得到良好的医治,我们都希望能够活得长、活得好。实际上,我们今天已经看到了很多科学上的重大突破,包括基因测序、生物工程、基因疗法、精准医疗等领域的进步也许很快就能帮助我们实现这些梦想的一部分。

以中美两国在生物科技行业方面的合作为例,美国在生命科学方面的基础研究领先,但是中国拥有庞大的临床试验样本和巨大的医疗市场,两者优势互补可以在新药研发和降低医疗成本方面取得意想不到的惊喜。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的药物审批监管机制在经历全面改革后,正在迅速与以美国和欧洲为代表的发达市场的监管审批标准和流程接轨,为未来中国的药物审批与发达市场实现监管互认奠定良好基础,这将大大加速新药研发和获批的步伐。

在生物科技的投融资领域,中美之间合作发展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在一些CAR-T抗癌药、免疫系统疾病药和很多医疗器械的研发中,都是既有美国的投资,也有中国的投资。

实践证明,美国技术与中国巨大市场的结合不仅能够造福中美两国的人民,更能降低很多创新药的成本,造福其他各国人民。这样的好事绝不应该因为贸易战的到来而突然止步。

 

为什么生物科技投资不应该因为政治受限?

与制造业、天然资源或者基础设施建设等行业的投资相比,生物科技专案的投资在保护就业、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方面通常很少引起人们的顾虑。相反,一旦成功,它所带来的好处是惠及全人类的。因此,我认为,生物科技行业的投资应该是没有国界,不受政治因素干扰的。只有这样,资本才能配置到它最应该去的地方发挥作用。毫无疑问,中美双方在生物科技发展方面有巨大的优势互补空间,而资本是连接双方优势最有效的方式。

首先,中美两国都将面临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有预测显示,到2030年,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将从2014年的14%上升到21%,而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将从现在的10.6%上升到16.8% ,中美两国的生物科技投资完全应该携手合作。

从中美生物科技投资的侧重点来看,双方也存在巨大的互补空间。美国生物科技基金通常偏好投资一些治疗常见大病种的药物,因为美国医保体制的特点决定了它的财务回报可能比较好。而中国因为人口基数大、市场大,病人数量的众多可以分摊研发成本,一些治疗小病种的药物研发往往也能取得不错的经济回报,这些小病种新药的研发和问世肯定也会让美国的投资者和患者获益。对于美国生物科技公司而言,海外资金的投资不仅可以为其研发提供低成本的融资,还可以带来拓展海外市场应用的潜力,能够更快更便宜地向病人提供药物或治疗,何乐而不为?

随着中国的药品审批监管体制与美欧等发达市场的接轨,全球投资者能够从中国的药监体系获得充分透明的资讯和监管保障。在临床试验资料方面,中国的药品研发资料与外国研发资料逐渐开始互认,因为我们的生理构造并不会因为地域不同有大的差别,所以很多试验没有必要重复进行,大大提升创新药面市的速度。

此外,中国的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人口老龄化带来了巨大的医疗市场,再加上中国的高储蓄率,可以为生命科技和医疗行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和资金供给,为整个行业的长期高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为什么是香港?

那么,香港可以在全球生物科技的发展和创新方面发挥什么作用呢?

香港一向是连接中国与世界最重要的桥梁。无论世界政局如何变化,香港总是以最开放的心态迎接来自东西方的科技交流和资金互动。时至今日,香港的桥梁作用越来越重要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和世界走得越来越近了,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经济体量的巨大和其自身的监管考量决定了中国不可能为了吸引外资完全改变自己的市场结构和监管模式向西方看齐。在这方面,香港可以扮演好一个连接器、翻译器的角色,让中国市场与海外市场的差异可以通过香港进行转换,实现无缝对接和互动。

尤其是在中美这段30年婚姻面临触礁风险的灰暗时刻,实在更加需要有香港这样一座桥梁保持双方最基本的交流互动和互惠合作。

我坚信,香港的桥梁作用在今后会更加重要,但是前提是它必须要同时赢得中国与世界的信任。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一国两制。一国意味着香港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两制意味着香港继续保持与西方社会接轨的法治、自由市场经济和开放,这些核心价值不会也不应改变。

只有坚决拥护「一国」,得到中国的充分信任,香港才能保证实现真正的「两制」;只有坚持「两制」,香港才能保有国际社会的认可和信任,为中国创造巨大的战略价值。一定要在「一国」和「两制」之间找到平衡,尽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了「一国两制」的保障,香港才能成为一座又宽大又结实的桥梁,连接经贸和资本,连接中国与世界。有了「一国两制」的保障,香港才能在中美婚姻风雨飘摇的时候仍然屹立不倒,成为促进中美互动的桥梁。中国需要这样一座桥,美国也需要这样一座桥,世界也需要这样一座桥!

 

今天,我们能够相聚在这里,正是因为生物科技搭了一座桥,这座桥连接中美两国的生物科技界,连接了国际资本与国际生物科技,也连接了中国资本与世界资本。

感谢各位今天光临香港金融大会堂,与我们一起修建这座香港生物科技投资的大桥。我相信这座桥可以让我们每个人都活得更好、更健康、更开心!谢谢大家!

 

 

loading